有時候會抱怨看不見上帝或者聽不見上帝對我們說話,其實這對上帝是很不公平的。 前幾天還在想著教會要推行讀經運動,那不識字的人如何當個好基督徒。沒想到上帝今天就給我找到這篇見證 (1/12才剛貼出來的喲):


人力車夫如何愛主

最近收到好幾封郵件分享下面這個交通,讀了好幾次,很受感,轉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那是一個將聽到的見證寫下來的記錄。

據說是有一個弟兄從臺北到上海,回台後,於2008/12/17他向台灣弟兄姊妹分享的親身經歷,看一個人力車夫如何愛主、見證主。 文中的「我」不知道是這位台北的弟兄,還是上海的弟兄,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我是一個初中就得救的人,得救以後就天天聚會,熱切愛主。但在我 30 多歲的 2006 年那年我遭遇了非我所能承受極大的打擊,因此就停止了聚會。 

當時,我萬般灰心下,就想做一件現在看來很無聊的事,就是去中國的最東,最南,最北,最西,留下我人生的腳印。於是我先去了中國的黑龍江省的漠河,坐火車,轉汽車,再轉汽車,再轉......終於到了中國的極北邊界處。

當時我穿了很多衣服,但是下了車以後因為非常非常冷,就感覺自己像是沒有穿任何衣服一般。我叫了一個人力車,上車以後,他開始和我聊天,他說,我想和你說說主耶穌的故事,我當時聽了嚇一跳:「心想,難道到了這麼偏遠的地方,祢還不放過我嗎?」而且隔著人力車的塑膠簾子,說話聽話也很吃力,所以我也不想搭理他。於是就說我不想聽你不要說。

隔了一會兒,他說,可是我還是想和你說說主耶穌,如果你讓我講,那麼我可以不收你的車資。我說,我付你的車資,你不要說。可是隔了一會兒,他還是說先生我看你是個有文化的人,你是從哪裡來的?我說我來的地方告訴你也不知道。他說你認識主耶穌嗎。我說不認識。於是他還是繼續講主耶穌的事,內容多半是我已經知道的耳熟能詳的事,具體現在我也記不清楚了。

下車後他果然沒有收我的車資(人民幣1元)。而我注意到他的衣衫襤褸,鞋跟都磨破了。 我心裏想,這是巧合還是必然呢?在這個地方碰到這麼個人向我講主耶穌呢?雖然我很軟弱,但是當著人面否認主的名(說我不認識主)還是讓我不安,於是我就想,如果還能遇見這個車夫,我會向他承認其實我是認識主耶穌的。

結果竟然又遇見他了,我就向他打招呼,他說哦,是你,然後我向他承認說其實我是認識主的,他說,主就是要得著像你這樣的人。又說,你聽說過主的恢復嗎?(我這時內心所受到的震撼,更甚於我第一次聽見他說主耶穌),我說我知道,他說那你就應該知道李常受弟兄了......。

他問我今天要坐車到哪裡去,我說這附近我都不熟悉,就拉我在附近走走吧。我們一邊聊著,到了個紅綠燈的地方,見是個紅燈,他就停車等綠燈亮了再走,這裏的交通並不擁擠,多數人對紅燈視而不見,我很希奇,就問他說,是不是闖紅燈要罰款呢?他說,不是的,多數的人從外表看,我是個臭拉車的,但在我裏面有榮耀的生命,我願意在紅綠燈的事上,見證我的主,見證我有榮耀的生命。

隨後我在聊天中,又知道了他曾經為了教會的需要,把存了 3 年,準備用來娶妻的錢,人民幣 600 元捐給了教會。當時教會要籌募資金備個聚會的地方,而他的母親在這時過世,辦理後事也要用錢。雖然大家都知道情況,也不指望他擺上,但是他還是向主禱告,問主到底要不要捐款。

主向他說,千山的羊,萬山的牛都是我的。在我並沒有缺乏,但我就缺你的 600 元。他是流著淚把這筆錢捐出去的。

後來我去了他住的地方,只有三步路大小的地方,放了一個炕,還有簡單的東西,他的晚餐是附近工廠每天剩下來的員工餐他去打來的。因為他是一個文盲,所以不能讀聖經,會背會唱的詩歌也只有幾首。

我問他平常如何享受主,他說就是呼求主的名,每天晚上呼求主的名,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非常享受,經常呼求著就睡著了。

我想我的困難和挫折能和這個人相比嗎?這麼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卻只要主的名就滿足了,我所擁有的比他不知多多少,卻還要埋怨主嗎?他這麼貧窮,為了向人傳講主,竟可以連僅有的一元車資也不收取。

 (以上所記錄的是大致的內容)

轉載出處 泥窯中的 Smile 
http://www.wretch.cc/blog/smilecosh/26595626

急躁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