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國光的提告,陳俊旭博士1/15下午召開了記者會,他認為國光的控告是在恐嚇全國的知識份子,讓大家不敢再發表言論。(詳細內容看以下全文)

轉載自:
http://tw.myblog.yahoo.com/dr-jameschen/


今天下午五點,在陳律師的陪同下,到達台大校友會館,針對國光生技公司對我的惡意指控,展開記者說明會。

新聞稿只有短短三段,加一個表格,簡單扼要反駁國光在報上的惡意指控。其實,我自己準備的新聞稿有滿滿兩頁,非常完整地捍衛自己並且反擊國光生技。但是,經過律師團一整個下午的討論與指導,雖然資料與依據齊備,但最後決定只簡單發表一小部份,以免落入國光的圈套。

國光生技是官股公司,財大氣粗,惡意指控我一個手無寸鐵的知識份子,其用意大家都很清楚,是要殺雞儆猴,叫全台灣的知識份子安靜,不要再討論疫苗的安全性。其居心,我想很多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難道台灣已經回到戒嚴時代?

目前此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因此,我的律師團要我冷處理,短期之內,不發表任何新聞稿以外的有關疫苗的意見。從各個角度來看,國光的惡意控告,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腳,但是,它卻可以達到恐嚇全國知識份子的效果,讓大家不敢再發表言論。如果這個官司打三年,那麼全台相關知識份子禁聲三年,也就達到悍衛疫苗政策的目的。即使國光最後官司輸了,但是還是達到它的既定效果,反正國光有的是錢(人民的血汗錢)。

我自己的官司雖然有點煩,但我覺得沒關係,我最痛心的是台灣人民的自由在開倒車,人民求知的權利被剝奪。

發表完畢,就在陳律師的陪同下,離開記者會。記者當然如預期拼命追問了,從會場追到電梯口,再追到樓下,但是,我謹遵律師團的指示,通通不予回答。各位記者先生小姐,歹勢了!

我的個性是<說清楚,講明白>,但是,律師團的指示是<冷處理>,以免落入圈套。律師團希望電視新聞不要報導太多,雖然這和我原本的想法不同,但我的律師團身經百戰,我相信他們的專業建議一定是最好的。

急躁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偉寅
  • 個人覺得陳博士是一個醫學專業博士,使用民主壓迫這些政治語言來開記者會,感覺有點格格不入。還是拿出應有的專業數據解釋才會有說服力!
  • 建議你看「阿凡達和含汞疫苗」那篇,最後附的兩篇文章。它們是2007年寫的,代表這爭議是很久前就有的,應該不能和政治陰謀論扯到關係。

    急躁的人 於 2010/01/18 06:44 回覆

  • 青
  • 陳博士我支持你勇敢為大眾主持正義上帝會保守你一切的平安
  • 其實陳博士也不一定對,但是我很肯定他敢提出疑點,追求真理的心。
    政府應該要用開放的胸襟,儘速釐清真相,讓老百姓不論注射不注射都快快安心
    用訴訟或扣綠帽子的方式(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0/01/11/h1n1)打壓追求真理的心只有越弄越糟

    急躁的人 於 2010/01/25 15:17 回覆

  • scopiayan
  • 我媽幫人家帶的小孩過年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她二歲半,在十一月打H1N1疫苗一劑,打了之後全身多處起紅疹,一月底,她哥哥把感冒傳染給她,使她掋抗力變弱,她打疫苗那隻腳紅腫不能動,全身長滿疹子,退了燒,燒了退,一開始醫生以疑似幼兒風濕症和劉小弟弟一樣,雲林那個小妹妹也是全身長疹子,醫生只好猜個抗生素注射,好像用什麼有關骨膸的抗生素才有效,從四小時,六小時、八小時燒一次,一直延長到了二天了,二個星期後出院二天,又再度發燒回長庚,抽血驗不出,再次住院的第二天開始燒到四十度以上,且四到五小時就燒一次,你試想一下,你發燒一次就超痛苦了,而這位小妹妹卻連續發燒燒了二個多星期,於是再次住院的第二天,肺積水了,皮膚也有出血症狀,這和劉小弟和雲林的小妹一樣,抽血驗不出致命細菌,只好抽脊髓液,這時又出現在三位小朋友的狀況,噬血症,血小板低於三萬,記得雲林那個小妹妹用碗公接鼻血嗎?當下,立刻打了一劑三萬二的免疫球蛋白,雲林那個小妹妹打了九萬多,很有效,沒有發燒了,二歲半的小時手綁著,嘴巴插著吸痰的管子,出院時整個喉嚨紅腫,腳綁著沙包,孤單害怕地在加護病房待著,一個星期後出院,出院後因為她本身活動力太強,就是太健康了啦,人家只要打6C.C的鎮定劑,她打了8C.C,出院後,整個人傻傻呆呆,失憶,全身不時抽蓄!那個白痴自私的衛生署長,得到重症的不是他家人,家裡有一億多,也不用怕健保漲,完全狀況外,若一個月四萬多,二萬房貸加管理費,三千油錢,一萬吃飯錢,孩童教育費,還有多少錢能花??腦殘總統,帶領腦殘政腐官員專制獨裁地在迫害台灣大多數的人!好像離題了,對了!連這個案例都沒有上報,可見超多病例根本就完全被政府和醫院壓下來,這種可怕邪惡的政府真的…唉!
  • scopiayan
  • H1N1疫苗

    就我所知,劉小弟和雲林小妹和我家那位小妹所打的都是十一月份的疫苗,當她在醫院時也有幾位疑似打疫苗重症住院的孩童也都是打十一月份的,以下是我想知的一些疑問:
    1.國光的H1N1疫苗到底有沒有經過人體測試,經過應有的測試再給民眾施打,現在不是戰時,H1N1流感不一定會死,若只是為了抑制流感流行而犧牲那麼多生命及少數人恐懼的心,這種政府就是無能可惡加可怕,那一天犧牲掉的就是你!
    2.這三位共同的症狀都有起紅疹,劉小弟和我家小妹腿無力發炎,這和汞含量過量有關嗎?人體含汞過量會使腳不良於行嗎?
    3.三人驗血驗不出致命細菌及病毒,雲林小妹妹在台中中國醫藥學院抽了脊髓液,我家小妹在長庚抽的,劉小弟弟不知在那個醫院,也不知那時有沒有抽脊髓液,三人都有血小板下降,劉小弟是和我家小妹一樣是疑似噬血症,雲林小妹妹是凝血不全
    4.雲林小妹妹打了九萬多的免疫球蛋白,我家小妹打了三萬二的免疫球蛋白,劉小弟那時不知有沒有打?所以……
    5.好像都要拖到三週進入加護病房,出現血小板下降後,才打免疫球蛋白搶救,免疫球蛋白到底是什麼好東東?怎麼那麼貴又那麼有效,那有辦法早點打嗎?你想一下,躺在病床上平均8小時燒一次,燒三個星期,再待在加護病房排肺積水一個星期的感受,那時,你會覺得,什麼都不重要,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6.政腐不會自打嘴巴,不可能自已去查,11月份那時有問題的國光疫苗應該找不到屍體了,怎麼驗?以這三位小朋友的病例可以判定是國光疫苗造成的嗎?還有很多人都跟我家小妹的爸媽一樣,人救回來了就好,生病時難過累得根本不想開記者會,封鎖消息的後果就是讓很多人相信政腐國光疫苗投注成功,反正人病的死的不是自已!這種無能自私自以為是的政腐為什麼還那麼多人相信?那個永遠躲在背後,自私自利的馬桶,出事抓個替死鬼,什麼事都不關他的事,他只要做好打選戰,出席婚喪喜慶做做秀就好!你們真的看不出馬桶是個超自私,根本不管人民死活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