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軍人的我,習慣性思考人定勝天、凡事靠自己。在有了三個孩子後便把部隊訓練的那套用在孩子的身上,假日到政大後山、貓空爬山,去達觀鎮游泳幾乎是每週的必修課程。說也奇怪老婆孩子都玩的很高興。有一次去阿里山我們沿著鐵道,從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的九萬坪站走到神木站,沿途許多年輕人都半路折返。忽然聽到火車要來鐵軌震動的聲音越來越近,火車卻從我們頭頂呼嘯而過,孩子們驚呼老爸會不會太超過。
06-12.jpg 

2003
年暑假台北音樂季,在大安森林公園正上演小朋友最喜歡的兒童音樂劇,杯子劇團-魔荳。全場小朋友和台上熱烈互動,我的二女兒采彥,發著高燒趴在我的腿上昏睡,持續兩天退燒藥未能發揮功效,當下決定明天一早去三總檢查。我告訴醫生孩子莫名奇妙的發燒,醫生說:「不會莫名奇妙發燒,要抽血檢查」醫生在看過檢驗報告後,告訴我說:「需要再到內湖院區找小兒科主任再做進一步檢查。」我們到了內湖三總再做一次抽血檢查,主任告訴我:「采彥得了急性淋巴球白血症」一時之間我也不明白到底是什麼病,主任說:「簡單的說就是血癌,要立刻住院治療。」采彥兩隻小腿出現密密麻麻的出血點,因血小板數量太少,且骨髓中的白血球在尚未成熟即進入體內,是不能作戰的芽細胞。

采彥住院後不到一個月太太告訴我生理期時有大血塊。在陪伴采彥的空檔到婦產科檢查,結果竟是子宮頸癌
Ib1期,要謝謝小兒科主任同意借床給婦科才能讓母女同住一間病房,一時之間要照顧住院的的女兒、太太。在家裡姊姊、弟弟要上學,學校要上班各方的壓力蜂擁而至,我知道我已身心俱疲,要被這重擔壓垮累到不行,卻閉不上眼,輾轉難眠。上天為何如此待我?我開始神情恍惚,有點憂鬱症自已也知道再不休息也會躺下,開始服用安眠藥幫我入眠。

三姊信奉民間信仰,幫我去廟裡問師父是不是家裡不乾淨要做法事,做了幾次說不肯走,讓我更加擔心害怕。此時,常有不認識的教會弟兄姐妹到醫院來探望我們,唱詩歌並為我們禱告。太太說:我都不認識他們,卻這樣為我們流淚禱告安慰我,我的心滿是感謝。我想抉擇的時候到了,我告訴二姊我們全家決定在聖誕節一起受洗,接受主耶穌成為我們的救主,我要平安,並將一切的重擔交託給掌權的神。

采彥在三年前完成兩年半的療程,每半年去醫院追蹤檢查,雖然成績不是很理想,但是有一顆善良的心,樂於幫助人。我的太太每天早上打太極拳練氣功,從不間斷,打拳的朋友都叫他教練。感謝主!在這事上的成就,讓我學習到謙卑與交託,我看見神榮耀彰顯,親愛的弟兄姊妹耶穌帶給我們的是平安與喜樂、謙卑與盼望,您的抉擇是甚麼呢?

急躁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