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讓我好感動:

「或許有人覺得社工員這樣沒日沒夜的付出很傻,然而,他們是用一顆最堅強美麗的心,守護著這個社會最後的一點公義,平凡卻重要,不是嗎?」

推薦 『孩子,一個都不放棄』& 博幼基金會!
孩子,一個都不放棄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1567

人類中有不幸的人,
並不是一件最不幸的事,
沒有人替他們說話,
才是最不幸的事!     
李家同

【董事長李家同的理念】
  今天一早起床,坐到書桌前,映入眼裡的那幾句話:「別人認為巧合的事,有信心的人卻曉得,那是上帝的作為。」讓我不禁想起進博幼的點滴,是上帝給我的提醒?偶然的機會,在電視新聞裡看到了一個報導,談著米飯實驗的事。它說有兩碗飯,讓小朋友每天輪流跟它們說話,一碗小朋友每天會讚美鼓勵它,另一碗卻相反的天天把它罵一頓。如此過了一段時間後,意外發現,被罵的那碗飯先發霉了。更神奇的是,被讚美的那碗飯雖然也發了霉卻呈現出透明的美麗紫至於被罵的那碗飯,卻只是毫無生氣的發著霉,且它發著黑色極醜的霉。

「圓一個夢」
  曾經有一個人,他在年輕的時候有個願望,就是當個社工人,誰知,大學聯考連考三年,他都沾不到社工系的邊。於是,他認真的賺起了錢,然後,他賺了很多錢,他還沒有忘記當年那個社工人的夢,他想圓當年的那個夢。因緣際會下,他找上了我,希望我能幫他去圓那個夢…他就是博幼的創辦人。拋不開單純人的執拗夢想,我接下了博幼,說是種種巧合的堆砌下促成的?我更願意相信:那是上帝的做為!至於,怎麼會是弱勢小朋友的課輔呢?這該跟他找上李家同教授的理念是一貫的,也就是「不要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然後,他決定「以 92 1重創的災區為主,先以埔里為出發點。」作為築夢的起點。

「不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
  而以暨大學生為課輔老師的想法,又是怎麼來的呢?這得從去年11月時,李家同教授發表於媒體的一篇論及「動員大學生,協助放棄英文的孩子」的言論說起,剛好那時,暨大校長張進福先生看到了李教授的這篇文章,也知道教授接任博幼董事長一事,便主動找李教授洽談,才順利成就此事,這也是上帝的作為?順著種種事況的發展下,「不讓貧窮的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很自然的成了博幼每個成員共同努力的方向,我們先找上埔里重建中心和世界展望會,跟他們要了服務對象的名單,才赫然發現,小學教育這一塊已經有太多人投入了,我們實在沒必要去「錦上添花」湊熱鬧。

「待耕的國中園地」
  就在一次與宏仁國中家長會副會長塗秋燕的訪晤中,對方提到:「國小是不需要,怎麼不考慮國中呢?」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們開始考慮國中的可行性,先對埔里國中做了評估,然後進一步與輔導室聯繫,並請校方提供需要輔助的學生名單,學校的答覆是,希望我們能逐一與導師談過後,再直接請導師給名單。

「我們的孩子是燙手山芋?」
  懷著滿滿熱切想幫這些孩子的心,我帶著課輔老師找上學校導師,天真的以為導師也會很高興我們的到來,卻發現,有些老師對我們仍存疑,只是抱著觀望的態度,壓根就不想把孩子交給我們。這是為什麼呢?原來,我們並不是第一個為他們帶來這樣消息的人,原來,已經有不少失敗的例子,讓他們空歡喜過。原來,他們現在只能冷眼旁觀,看著我們成為下一個失敗者?他們已經不想再失望了。當然還是會有殷勤相待的。這樣的老師,一種呢?是真的很有心想替孩子找個更好的學習環境,所以會全力和我們配合;另一種,就有把燙手山芋拋出的心態了。因為,我們要課輔的小朋友,大部份都是功課已經落後同學一大截了的,我們來,正好替他們省了不少事。

「我不想被放棄」
  孩子們也一樣,他們還不懂我們能為他帶來什麼?我們想幫他們作什麼?他們一直都被忽略慣了,從不被期待與讚許,所以,他們顯得無所謂,一個個來到我們面前,就是那副吊兒啷噹樣,這讓我心疼,卻生不出氣。我想的是,我得花多少時間,才能拾回他們一點想努力的心呢?所幸,還是有些孩子不一樣,他們小心配合的回應我們,他們想抓住這個機會,雖然,他們對於這個機會的意義是什麼還很模糊,但他們正享受著被重視的滋味。

「篳路藍縷」
   和導師談過後,我們還得對孩子的家庭做個瞭解,所以校訪後,還有家訪。這可算是個最折騰人的過程了,我必須帶著課輔老師,逐家逐家的訪,常常已經約好時間,卻又被放鴿子。也有那種明明有地址,卻在邊郊山徑上繞了好幾圈,還是找不到,晚上八、九點了還在山區裡找路,更是常有的事,一個孩子,經常得訪上個兩、三次才碰得到人。失敗中記取教訓,被孩子放太多次鴿子後,我們也學乖了,就直接找到學校去,要小朋友帶路,這樣總算才讓我們的家訪順利進行著 ……。

執行長 周淑禎

更多精采的故事在: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
http://www.boyo.org.tw/

急躁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