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早上我們去第一殯儀館參加鍾伯伯的追思禮拜。跟鍾伯伯不熟,只有在最近幾個月到醫院看過他兩次。他的耳朵不好,耀坤每次都需要在他耳邊大聲複誦一次,他才能知道我們在講什麼。

 


耀坤和母親、哥哥、妹妹分別在四間不同的教會聚會,這幾年來只有鍾伯伯沒有信。還好上帝保守,他在過世前兩個禮拜還是改變心意受了洗歸入神的名下。


想到自己的父母還都沒信,看到這種場面還真有些感傷。時間真的不多了,得想辦法做一些特別的才行。

 

急躁的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